健康青少年

  • 登录 新用户? [注册]
  •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健康 > 走出阴影 >

    女大学生应聘52次未果不堪压力精神分裂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5-18 16:11
    文章摘要: 蓉蓉(化名)是个漂亮的女孩,因为气质好,有人说她长得像新闻女主播。在学校里,她是校学生会副主席、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蓉蓉是济南人,但说话间不时冒出几句吴侬软语,性格

      蓉蓉(化名)是个漂亮的女孩,因为气质好,有人说她长得像新闻女主播。在学校里,她是校学生会副主席、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蓉蓉是济南人,但说话间不时冒出几句吴侬软语,性格很俏皮。谁也想不到,就是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孩,在就业的压力中却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三次试图自杀。

      昨天,记者在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见到了她,病情已经稳定的蓉蓉讲述了令她心酸的求职经历。“那一天,我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爬到宿舍楼的顶楼,站在楼顶,想从最高处跳下去。”

      今年2月26日,再过几个月她就要毕业了。蓉蓉就那样坐着,没有人注意她。楼下路右边不远处有一个很漂亮的湖,湖边有一棵柳树,几个学生围坐在一起看书,听着扩音器里放送的歌曲。

      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同学和老师,蓉蓉很羡慕,她们都很快乐地生活着,而快乐离她为什么就那么远呢?

      就在蓉蓉准备跳下的一瞬间,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她不想这样死:我生前是一个没有太多人关注的人,死后也不想太多人关注。我这么跳下去,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围观。哪怕死了,他们这样围过来,我也会觉得很不自在。还有,我长得还算不错,这么一跳下去,摔得七零八散的,那多难看啊!

      蓉蓉觉得应该换一个死法,让自己死得漂亮点,安静点。于是,她将跨出去的那只脚悄悄地收了回来。

      回到宿舍,蓉蓉又开始发呆。面对竞争的压力,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蓉蓉感到迷茫、恐惧。“郁闷的大四时光”成为她的口头禅。

      3月1日,蓉蓉已经两天未进食,这一天她选择了割腕自杀。当老师们赶到宿舍时,她“眼中充满恐惧,手里仍紧紧攥着一块刀片”。

      就在自杀的前一周,蓉蓉报考济南一所中学的图书馆管理员,竟有1300多名大学生参加考试。她觉得自己没戏了,因为一点儿音讯都没有。而这样的经历,她在半年内已有52次。

      去年12月,学业优秀的蓉蓉受到打击,一家招聘单位说:“我们现在不招女生,哪怕你再优秀。”

      之前她并不悲观,作为济南本地生源,找份工作应该没有问题。单单是她那一沓厚厚的奖学金证书和做学生干部的优越经历,都能使她迅速脱颖而出。但她突然发现,自己并不像大家所说的那么有优势,很多时候,甚至根本轮不到自己充分表达就被招聘单位礼貌地打发走了。

      为了得到一份不太坏的工作,她甚至专门挑一些冷门单位应聘,如与所学的历史专业相关的研究院、博物馆之类,“对此感兴趣的人很少,薪水也不高,竞争应该不激烈”。但出乎意料的是,投了几个月的简历,她一次次被拒绝。

      打击最大的一次是去年12月,她得知心仪的博物馆招人,却“不要女生”。蓉蓉苦苦哀求,“至少收下简历吧”,但招聘人员称,“我们现在不招女生,哪怕你再优秀。”

      这样的遭遇让她自信大大受挫。

      当初有同学认为,凭着优良的学习成绩,不错的外在形象以及做过学生会主席的经历,蓉蓉肯定是最早签约的一个,“但现在看来,我让大家都很失望”。

      截至3月24日,蓉蓉所在的历史专业30余人还无人找到工作,“大家见面都比较闷,不愿谈找工作的事”。

      整整半年,面试52次,参加25场招聘会,简历递出不计其数,结局还是空手而归。

      春节回家,蓉蓉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这是母亲花80元买给她的最昂贵衣物。这是她冬天唯一的一件外套。

      母亲王莉(化名)更了解女儿的心。就在期末考试五天前,蓉蓉在给母亲的电话里忽然冒出一句:“妈,我好想家……”

      王莉安慰女儿:“想家可不能哭哦。”

      电话那头的蓉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家其实清贫困窘。蓉蓉一家全靠做中学教师的父亲来支撑,他每月1500元的收入,既要支付女儿每年5000元的学费,又要支付儿子每年2000元的高中学费,还要照应常年有病、失业在家的妻子。蓉蓉上到大三,家里已贷款2万元了。

      每年暑假,蓉蓉都不回家,而是去必胜客打工。“一对情侣一顿饭花了12000元,是我三年的学费。”蓉蓉说。

      蓉蓉以同龄中少有的忍耐分担着生活的重压。

      她每月生活费160元,60元买书与日常用品,100元作伙食费。在学校,蓉蓉的早餐只花1元,午餐与晚餐各只花1.5元,而食堂里的菜要2.5元以上才会有肉。

      蓉蓉从未向母亲抱怨过这些,相反总是记挂着身体有病的母亲。王莉记得女儿总是这样说:“妈,你一定要吃好点,有病一定要去看。不要担心贷款的事,等我毕业有了工作,贷款就可以还掉了。”“自己再不济也是个重点大学里的本科毕业生,努力读过书,混过社团,做过兼职……成绩她有了,社会工作经验她也有了,怎么求职时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三次自杀,差点送命。家人认为,蓉蓉的这种行为已经不是孩子气的“自杀”姿态,而是精神出了问题,于是她被送到医院。

      这一切都让自尊心极强的蓉蓉备受打击,本来很外向的她变得沉默寡言了,和同学们的交往越来越少。“她总是很烦,晚上经常睡不着觉,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当时大家都忙着毕业论文,没在意。”有同学还发现,她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生着闷气掰铅笔,“竟然把铅笔掰断了”。

      在王莉回忆中,女儿的改变始于今年春节。有时一个人坐着发呆,眼睛看人时一动不动。不过有人给她打电话时,她接电话很正常,也很谈得来。

      王莉记得女儿曾好几次说,“压力大,不好找工作”。聊天中,王莉感觉出女儿的浮躁和茫然。但却没有回应,她认为这是人生必经的一个历程,女儿只是在向她表达困惑而已。

      此前,蓉蓉在宿舍割脉自杀幸被救起。然而回家一周后,蓉蓉第二次割脉自杀,这次多亏父亲发现及时。经过两次自杀后,家人对她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注意,生怕她再做傻事。

      2007年3月27日上午,蓉蓉趁家人都不在家,将两枚大号缝衣针插入自己腹部。

      蓉蓉第三次自杀后,家人将她送到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王莉低声说道,“是分裂症,向学校请了假,在医院休养。”目前,蓉蓉的病情比较稳定。“这孩子太懂事,把什么都藏在心里了。”王莉叹了叹气,“读书读太多了,做出这样的傻事。”“钱!我最想的就是钱!”蓉蓉最大的梦想就是还清2万多元的欠债。

     转自人民网(F-02)

    查看所有评论发表留言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更多>>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