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青少年

  • 登录 新用户? [注册]
  •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健康 > 心理健康自助餐 >

    好哥哥,苦累亲情引领弟弟摆脱毒魔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3-21 11:09
    文章摘要: 【弟弟成瘾君子,好哥哥含泪放弃上大学】 1983年和1986年,杨波和杨昊先后降生在龙城和平路23号一个普通的市民家里。虽然家庭经济不宽裕,但父母仍视兄弟俩如掌上明珠,呵护备至

      【弟弟成瘾君子,好哥哥含泪放弃上大学】   

      1983年和1986年,杨波和杨昊先后降生在龙城和平路23号一个普通的市民家里。虽然家庭经济不宽裕,但父母仍视兄弟俩如掌上明珠,呵护备至。   

      靠着父亲做小生意,母亲理发维持一家人生活,杨波、杨昊的童年是幸福的。他俩在学校学习都十分刻苦,表现出色。“好少年”、“三好生”等各类奖状贴满了墙。   

      1997年7月,杨波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重点高中。岂料,这年9月,他刚入高中,母亲因积劳成疾突然去世。从此以后,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没日没夜地操劳。2002年春,劳累过度的父亲因大腿痛行走困难,后来,连下床也要人扶。那时,正是杨波高考紧张冲刺的时候,但是为了护理父亲和不耽误学习,杨波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早早地把饭煮好,自己吃了饭后,再打水为父亲洗脸,端饭给父亲吃。然后,才急急忙忙去上学。一天中午,杨波刚跨进家门,父亲流着泪告诉他,弟弟杨昊离开了学校,现在去向不明。 

      弟弟杨昊在龙城初级中学读初二时,因接受不了母亲去世的事实,成绩直线下降,表现极为不好,多次违反学校纪律,被学校开除了。后来,伯父把杨昊送进了一所乡中学读书,吃住都在伯父家。万万没有想到在读初三年级的关键时刻,他却辍学跑了。杨波怕父亲担心,安慰父亲说:“爸爸,可能是弟弟一时糊涂才这么做的。他会醒悟的,会回到学校,您就别着急了……”   

      杨波是个看重亲情的人,对父亲的病和弟弟特别牵挂。为此,他的学习受到了一定影响,成绩本来在年级里一直排前四名,一下子落到十几名。高考一结束,他就一心照顾父亲和寻找弟弟。2002年8月,寻找弟弟未果,父亲的病情也加重了。他只好和伯父一起将父亲送去重庆西南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医生告诉他:“你爸爸得的是多发性骨瘤。如果住院医治,至少要花两万元的医疗费。”这么大一笔钱,对于杨波这样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父亲知道后,坚决不住院,一定要回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杨波饱含泪水,和伯父一起陪着父亲回到了家。
       
      回家的第二天,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了杨波的手中,他被成都科技大学录取了,这是他理想的学校。兴奋和激动使他刹那间忘记了忧愁;生病的父亲也激动得泪水涟涟。然而,杨波只高兴了一会儿,心就黯然下来了,父亲病重,家里没有收入,亲戚朋友已经再借不出什么钱了,学费从何而来?况且,现在弟弟下落不明。   

      恰在此时,派出所的两个民警走进了杨波的家,非常严肃地通知杨波和父亲:杨昊在西安吸毒被捉住,现已遣送回县看守所,家长立即去领人……这突如其来的不幸消息,震惊了杨波和父亲。父亲痛苦得两拳擂着自己的头,杨波的心也快碎了,好一阵才醒过神来,见父亲拼命用两拳擂自己的头,忙上前拉住父亲的手说:“爸爸,您别这样!我去看守所把弟弟领回家来……”   

      “不,他罪有应得,就让他死在看守所!”父亲十分气愤。后来,经过杨波再三劝说,父亲才同意杨波去看守所领杨昊。
          
      杨波把17岁的弟弟接回家后,耳边时时响起管教人员的话:“你弟弟吸毒已有相当一段时间了,中毒深,应当送戒毒所。”他打听过,到戒毒所戒毒是要交上千元的治疗费。家里犹如水洗过一般,哪里有钱呢?只有让弟弟在家里戒毒。但是,像弟弟这样的吸毒者,并非一天两日能戒掉毒瘾。要彻底戒毒,需要较长时间。如果自己去上大学了,谁来帮助弟弟戒毒?弟弟还年轻,自己应当救他。杨波含泪藏起了入学通知书,毅然选择了放弃。   

      【为弟弟筹戒毒费,好哥哥拼命打工挣钱】   

       对杨波为救弟弟放弃上大学的决定,父亲坚决反对。杨波刻苦学习,拼命钻研,换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如果就这样让他放弃上大学,太不公平了,太残酷了!   

      尽管父亲极力反对杨波的决定,但是杨波始终没有动摇。他坚信,父亲总有一天会理解他,支持他。可是,现实的的确确让他日子难过。父亲劝说不了他,便不吃药,不吃饭,整天大发脾气,大骂他;而弟弟回到家什么也不能做,还不到3天,毒瘾开始发作,那难受情景实在让人目不忍睹,又是抓,又是打,从床上滚到地上,口里不断的喊:“哥哥,我难受极了呀!”杨波的心犹如刀割一般痛。   

      但是,如何去说服父亲呢?他无计可施。正在这时,他高三时的班主任来了。班主任听了他讲述的情况和决定后,非常同情和支持他,说:“我知道,你是很想读大学的。这样吧,我给成都科技大学通一个电话,说说你的情况,看能否晚几个月去上学。”电话很快通了,成都科技大学招生办说,杨波情况特殊,立即写个书面申请寄去。申请寄出不到一个星期,成都科技大学招生办给杨波回了信,告诉他:推迟几月入学,无法跟上学习进度,对个人不利,学校决定保留入学资格一年,同2003年新生同时入学……收到这封信,杨波高兴得泪流满面,反复读了5次,又逐字逐句读给父亲听。父亲终于理解了他,支持他的决定。   

      父亲治病和弟弟戒毒都需要钱,但钱从何处而来呢?唯一的办法只有自己出去打工挣钱。于是,杨波去龙城一些单位找工作。由于刚从学校出来,既无力气,又无技术,所以连续跑了3天,什么工作也没找到。第四天,经初中时一位同学的母亲介绍和担保,一家餐馆收他做洗碗工,每个月工资300元。总算能挣到钱了。他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干得特别卖力。然而,餐馆洗碗不比家里,客人多,碗是源源不断要洗,没有一点空闲,洗碗看似小事,实际很累人。第一天下来,他腰酸背痛,双手像火灼了一般疼,无法入睡。由于杨波眼睛近视,戴着眼镜。一天,在洗碗的时候,一个伙计把他的眼镜碰到地下砸碎了。这时,正是客人用餐的高峰期,根本不可能外出配镜,只得继续干活。当他把洗好的碗抱去放在案子上时,由于视力模糊,碗放到了案子边,掉到地上打烂了多半,老板不但破口大骂他,还扣了100元工钱,立即解雇了他。
       
      晚上,杨波怀着一肚子委屈回到家里,却不见了弟弟。问父亲,父亲十分生气的说:“这个该死的东西跑了……”   

      杨波不顾一切地跑出家门,四处寻找弟弟,他找遍了龙城的大街小巷,仍不见弟弟踪影,他非常着急。突然,他想起了弟弟前晚对他说的话:“哥,我这样在家戒毒,是活受罪,还不如死了好……”他一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拼命往龙城河跑去。在灯光下,他看到白龙桥边弟弟正往桥栏上爬,要往河里跳。他大声喊道:“弟弟,你千万别做傻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死死抱住了弟弟,狠狠的骂了他一顿,并把他弄回了家。   

      弟弟想跳河自杀,更加剌痛了杨波的心。他怨自己无能,才使弟弟走上绝路。现在,必须改变目前的状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跑去龙城戒毒所咨询了医生。医生说,像杨昊这样毒瘾大的人,买点药在家戒毒,是不可能戒掉的,应立即送戒毒所。医生还告诉他,入所时,即使给予优惠,至少也要交2000元诊疗费。   

      对杨波和他的家庭来说,不要说交2000元,就是200元也交不起啊。但是,为了救弟弟,他一方面继续找工作挣钱,一方面厚着脸皮再找亲戚朋友借钱。结果,连续跑了4天,一分钱也未借到,工作也没落实。正当他无路可走的时候,高中时的一位同学告诉他,在一个建筑工地为他找到了一份工作。他非常高兴,很快安排好父亲和弟弟,去了工地。可是,老板说,只有为砖工搬砖和挑灰浆,每天工资15元。为了治父亲的病,为了帮助弟弟戒掉毒瘾,尽管这活又重又累,待遇又不高,他答应了,当天就上了班。从来没有干过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的杨波,第一天收工后,手磨破了皮,肩压红肿了,全身疼痛难受。可是,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步行10多里路回到家时,弟弟毒瘾正发作,在地上打滚,嘴里不断的喊:“哥哥,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呀!”他跑上去抱住弟弟,哭着说:“弟弟,都是哥不好,让你受罪。我明天就送你去戒毒所……”
       
      第二天天刚亮,杨波就去工地找到老板,非常认真的说:“我向你预支2000元工钱,为你打半年工抵消……”老板以为他有神经病,说:“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工都没做,就要工钱,世上那有这样便宜的事。”   

      “这是为救弟弟的命啊!”杨波“卟嗵”一声跪在老板面前,把预支工钱的原因述说了一遍。老板听后,也十分同情他,但不能开这个先例啊,上百人的工地,如果有困难都来预支钱,工地的资金怎么运转?老板没有答应他。可他却长跪不起。工人们见他为了救弟弟,如此苦苦哀求老板,也特别同情他,纷纷为他求情。老板终于动了恻隐之心,答应预支2000元给他,但必须立据为凭。只要能预支钱救弟弟,一切条件他都答应了。   

      拿到2000元钱后,他立即把弟弟送去了戒毒所。从此以后,他的心情轻松了许多,在工地忘命干活。 

      由于预支了工钱,每天做工只能抵债,就没有钱吃饭,也没有钱为父亲买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利用中午极短的休息时间去捡工地上扔掉的烂水泥袋和其他破烂,然后拿去卖了换钱。不久,他又在工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家教工作。从此,他白天在工地上干活,晚上就去家教,10点多钟才能回到家。回到家后,马上为父亲熬药、洗衣服、打扫卫生,一直忙到深夜。   

      【苦尽甘来,好哥哥走进了大学校园】   

      弟弟去了戒毒所后,杨波成天在家、工地、学生家、戒毒所这四点一线上超负荷运转。他的身体一天一天地消瘦下来。但是,他没有叫一声苦,说一句累,总是任劳任怨干着每一件事。由于他的艰苦奋斗,半年后,他迎来了胜利之光:父亲的病好转了,自己可以下床,可以慢慢走动了;弟弟的毒瘾戒掉了,身体也恢复得快。经过这场“灾难”后,弟弟成熟多了,正在家里积极准备报考厨师学校;杨波完成了在建筑工地打工抵预支款的劳动,离开工地去了一家预制板厂找工挣学费。他干的是计件工,就是用钳子扎预制件网。网扎得越多,钱就越多,他总是不要命地干,每天干17个小时以上。几天下来,双手被铁丝挂得全是血口子。父亲心疼他,不让他再干,他没有同意。他知道,弟弟报考厨师学校要花钱,自己上大学要几千元的学费。只有这份工作,才能多挣钱。所以,他每天都是天刚亮就到了预制板厂,晚上11点多钟才回家。一个炎炎酷暑下来,他被晒得黝黑黝黑,脱了几层皮。   

      由于杨波的出色劳动和为预制板厂革新了两项技术,使厂里的经济效益大大提高。厂里决定奖励杨波5000元。这样,加上他的劳动所得,他和弟弟上学的学费基本解决了。2003年8月3日,他将弟弟送去了重庆长城厨师学校学厨师。8月30日,他带着行李踏上了去成都科技大学之路。9月1日,在成都科技大学正式报到入学,成为一名大学生。 

    查看所有评论发表留言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更多>>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