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青少年

  • 登录 新用户? [注册]
  •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健康 > 沟通你我他 >

    租客成租奴大学生租房要量力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5-16 15:30
    文章摘要: 谁是租奴?“每月收入在1000―3000元之间;无房产且未来五年内买不起房;每个月生活成本占总工资收入比例的3/4,或房租一项占工资比例的1/2;为了省钱,居住环境很一般;为了较
    副标题#e#  谁是租奴?“每月收入在1000―3000元之间;无房产且未来五年内买不起房;每个月生活成本占总工资收入比例的3/4,或房租一项占工资比例的1/2;为了省钱,居住环境很一般;为了较好的居住环境,节衣缩食付房租。”这是网上广为流传的“租奴”认定标准。 

      “租奴”一词满带着辛酸和无奈,真实反映了大学毕业生目前工资收入和住房支出严重不平衡的现状。他们或者牺牲生活环境,忍受着“奴隶般”的住宿条件,或者花费1/2以上的工资住着舒适的花园小区房,却因此背上沉重的“经济枷锁”,如同“奴隶般”地生活。记者调查显示,大多数租客只能接受500元以下的月租金。 

      四年中搬了七次家的租房人 

      “好多专家说买房不如租房,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租房子的经历一样是血泪史。”陈可2004年大学毕业后来到杭州,一直租房子住,四年中她换了七次住处,她说现在患上了搬家恐惧症。 

      “搬七次家,原因基本上都是房东要收回房子。”陈小姐说自己听到搬家就头皮发紧。最长的居住时间是一年,最短的才住了三个月,就因房东把房子卖了而不得不搬家。她说,“国外有谚语说‘搬三次家等于着一次火’,我已经着火两次半了,一点家当基本上在‘搬家’中烧光了。” 

      陈小姐算了一笔账,每次搬家费用在200元左右,七次搬家就花了约1400元,平均每次搬家要付给中介一个月的中介费,七次就是七个月,差不多总共付了1万元。光看得着的搬家成本就是11400元,还没算到处看房子的车马费、跑中介浪费的时间、搬家入住花去的精力。 

      “真是筋疲力尽呀!”陈小姐说,“我做梦都想买房子,不用再搬家了。” 

      大学毕业生多选择城中村或合租 

      原籍江山的林小姐2007年从上海某大学毕业后来到杭州工作。由于工作一直不稳定,她不得不在位于沈半路的上塘镇皋亭坝村租住农民房。 

      “现在租房的钱是父母给的。由于住的环境差,一直不敢让父母来看我。”林小姐说,皋亭坝村一个单间月租金从300到500元不等,“简陋得只有四面墙和一张床,还要几个陌生人合用一个卫生间。”不过城中村已经是最便宜的出租房了,在目前收入不稳定的状况下,林小姐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记者调查发现,像林小姐这样收入比较低或者没有收入的毕业生,如果租房支出预算在500元/月以下,通常只能选择合租或者租住城中村。城中村是“租奴”的主要选择。在人们的印象中,城中村通常由“握手楼”组成,那里大排档林立,环境卫生状况不尽如人意。 

      目前杭州“租奴”集中的城中村,主要有城西的五联村、骆家庄,财院附近的益乐村和东站旁的新塘村等。城中村出租屋以一房一厅和单间为主,少部分有两房或者三房的套房。一房一厅租金约在400―800元/月之间,单间租金约200―600元/月。相比动辄上千元的小区房,城中村确实是刚走出校门、收入不高的“租奴”首选之地。城中村楼房出租,多数通过学校论坛发布信息或者房东自己在村口挂牌推销,对于租住者来说,还可以省下一笔中介费。 

      除了城中村,合租也是大部分刚毕业大学生租房的一种选择。合租,通常是通过正规中介或者网站获得房源信息。来自搜房网的数据显示,虽然大学生对居住的要求比较高,但是能够承受的价位一般不会超过800元/月。为了减少负担,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合租,但两房的租金一般不超过1500元/月,而三房租金则控制在2500元/月以内。一房单位的需求也相当大,租金一般在1100元/月。合租的生活环境比城中村略好,但租金负担也略重一些。
    #p#副标题#e#

      收支不平衡 租房队伍在扩大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出租屋如此之多,租金跨度如此之大,租不起贵的,可以挑个便宜的,租客何以自称为“奴”呢? 

      “租奴”的产生,其原因在三年前可能是个人追求生活品质,但在近年,则越来越体现在收入和支出的不均衡上。据搜房网的调查结果显示,88%的人认为出现“租奴”是必然的现象,因为现在房价太高,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得不长期租房。只有一小部分人认为,觉得自己是“租奴”,是因为他们对生活环境要求太高而导致自己经济负担过重。 

      此外,有数据显示,今年6月租赁成交的平均租金约每平方米29元/月,比去年同期增长6%左右。假如目前的租金水平增幅是常态,那么每年增加的支出还是不能忽视的。 

      对于生活成本的上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深切感受。有人甚至认为物价上涨是大学毕业生沦落为“租奴”的催化剂,因为住房租金在涨,日常生活的成本在涨,而大学生们的收入却未随之增长。中华英才网4月5日发布的对京、沪、深、穗四城的2008年大学应届毕业生薪酬调查显示,招聘企业为应届毕业生开出的薪酬都有所下降,平均下降幅度达到1000元。 

      而对于目前准备成为“租奴”或者已经成为“租奴”的大学毕业生,专家认为,租房最重要的应该是量力而行。在收入不高或者不稳定的情况下,适当牺牲距离和生活环境,可以减轻租房压力。租住城市外围区域和合租模式都是不错的选择。 

      记者手记 

      表面上看起来,对比北京、上海和深圳,杭州的“租奴”情况相对乐观一些。但如果把城中村的数据纳入考虑,杭州的“租奴”情况也令人担忧。 

      杭州市现在还有159个“城中村”,为杭州220多万外来人员提供了居住地。这部分人约占全市人口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其中除了外来务工者,还包括了不少白领。例如著名的益乐新村,当地户籍人口只有4000人左右,但有关方面估计,这个“城中村”实际上居住的人数超过了10万,其中有一大部分是从事与电脑有关的白领。另外,新塘村、五联村、骆家庄这几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城中村”,里面不但有在校学生租住,更有不少刚毕业不久、工资不高的新职场人。 

      记得有不少官员和专家曾说过,买不起一手可以买二手,买不起二手可以租房。但这个庞大的租房群体,不仅无力负担高房价,而且背负着沉重的房租负担。当租赁成为一种负担,当大量职场人士耗在买房或者租房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就意味着这些个体走向富裕的道路更加艰难,社会的贫富差距在进一步扩大。

      原载《杭州日报》转自腾讯校园(J-04)


    查看所有评论发表留言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更多>>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