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青少年

  • 登录 新用户? [注册]
  •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话题 > 聊天室 >

    一个被隔离者的生活纪实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5-16 14:20
    文章摘要: 由于工作原因,出差对李先生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可最近的一次出差,却让他不得不多休息几天。 “本来准备8日走的,可临时有事拖了一天,没想到刚好就赶上9日的3U8882了。”李先

        

        由于工作原因,出差对李先生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可最近的一次出差,却让他不得不多休息几天。

        “本来准备8日走的,可临时有事拖了一天,没想到刚好就赶上9日的3U8882了。”李先生笑着说。

        在5月9日由北京飞往成都的川航3U8882航班上,发现了中国首例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患者(现已确诊),同乘坐此航班的李先生也开始了一段被隔离观察的生活。

        采访中,李先生反复说,“要是报道我个人的话就算了吧,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值得报道的。但要是想通过我,将被隔离者的生活展现给对此还不太了解的群众,我倒很乐意(接受采访)。”

        12小时内接到5个求证电话

        回到成都后的第二天,李先生接到了四川航空公司打来的电话,工作人员询问他是否乘坐了5月9日的川航3U8882航班。

        “当然是啦,我的拉杆箱的拉手在托运时还被弄坏了呢。”李先生以为是航空公司打电话是来协商拉杆箱赔偿事宜的,简单交谈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当晚9时,四川航空公司再次来电求证王先生是否乘坐了5月9日的川航3U8882航班,李先生再次给予了肯定答复。

        “当时航空公司也没跟我说什么,我也挺纳闷儿的,一个拉杆箱拉手也就30元,航空公司还打了两个电话。”李先生说。

        当晚11时,成都市疾控中心来电,同样向李先生求证是否乘坐了5月9日的川航3U8882航班。在得到李先生的肯定回答后,一位疾控中心的人告诉他,跟他坐同一航班的一名乘客被怀疑有甲型N1H1流感,并说当晚还有可能给他打电话。

        5月11日凌晨3时10分,李先生的电话第四次响起,这次是卫生部来电求证李先生是否乘坐了5月9日的川航3U8882航班。这位人士询问他是否在家,是否有卫生部门的人跟他联系过,并告知他不要外出。

        卫生部的电话还没挂,手机呼叫等待功能就显示又有电话打进来了。这次是四川省公安厅指挥中心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向他询问姓名、年龄、住址,并告诉他不要外出,在家等候通知。

        不到12个小时,李先生先后接到了5个求证电话,并被告知曾与一名疑似甲型H1N1流感患者同机。李先生说,那一晚他“彻夜难眠,瞪着眼睛到天亮”。

        11日上午8时,李先生向单位请假,“单位可能已经知道我的情况了,请假非常顺利。”

        9时刚过,成都市疾控中心再次来电,告知他“为了不对社会造成更大危害,建议不要外出,自行在家隔离”。

        上网看了成都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后,李先生才发现,在飞机上,他离那位被检验为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留学生(现已确诊)只隔5排座位,距离不超过10米。

        10时刚过,李先生接到成都市疾控中心的电话。电话说,由于你曾与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患者包××有过密切接触,请配合前往统一地点隔离观察。具体事项会由区防疫部门跟你联系,请务必配合。

        随后,一辆救护车停在了李先生家的楼下,成都市疾控中心一名身着生化服的工作人员敲开了李先生的家门。细致地询问了姓名、年龄以及一系列的个人情况后,给李先生戴上了一个专业口罩,然后帮助李先生提着行李下楼。

        就这样,李先生在成都某酒店开始了隔离观察生活。

        李先生说,5月11日是他接电话最多的一天,平时能用3天的手机电池很快就没电了。航空公司、区疾控中心、派出所、街道办、社区、单位、朋友、亲戚,很多人打电话询问他的健康情况。

        “我在里面很好很安全,我不出来,你们也就很好很安全”

        “待在房间里闲来无事,我就突发奇想,在自己的QQ空间和天涯社区写隔离日记,向外界关心我们的人透露点来自隔离区的消息,让他们知道:我在里面很好很安全,我不出来,你们也就很好很安全。”李先生说。

        30个小时内,李先生发表在天涯论坛的隔离日记点击率已超过70多万次,QQ空间9万多次,并且还在不断飙升。有网友自发组织粉丝QQ群,现在3个超级群已全部爆满。

        “隔离日记”让众多“外面的人”近距离感受到了被隔离者的生活。

        “5月12日,晴转多云。本想睡到自然醒,睡觉前动了点脑筋,打开了房门口的‘请勿打扰’提示灯。但早上9时刚过,还是被几个朋友连续打进来的关怀电话给吵醒了。打开房门一看,早餐已挂在门外的拉手上,一盒250ml的蒙牛牛奶、一个土鸡蛋和四个小包子。”

        早餐过后,一位医护人员来电话,让李先生自己测量体温,几分钟后再打电话报体温。“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测量然后通过电话报给他们,现在都被隔离了,相信也不会有人弄虚作假。”李先生说。

        日志接着写道:“来了3个穿生化服的,全是男的,身材高大。自我介绍是疾控中心的。又问那些回答了几十遍的问题,我面带微笑一一作答。”

        李先生说,从接到求证乘坐航班电话到现在,每天都会被问很多遍诸如“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等的问题,“现在这些问题我都可以程序化地回答了。”

        “房间里有电视、电脑,闲来无事就上上网,看看电视打发时间。”李先生说。

        中午时分,午餐送到。午餐为:香菇烧鸡、蒜苗回锅肉、清炒嫩南瓜、三两米饭、一根香蕉、一个苹果。

        “整天坐房间不活动,哪敢这么猛吃,再吃就算是浪费粮食了。”李先生说。

        李先生发现,随午餐还送来了《医学观察者权利义务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告知书》写道:

        作为一名医学观察者,您有权利获得政府提供的基本生活保障,政府安排酒店,按照舒适可口的原则无偿为您提供食宿服务;医学观察期间您的工资福利待遇由所在单位按照出勤标准予以发放;医学观察期满未发现异常,宣布解除医学观察后,您有权离开酒店;您在医学观察期间向医疗机构提供的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资料将被严格保密。

        医学观察者所要履行的义务是,在医学观察期间,您必须接受医务人员有关传染病的调查、体检、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消毒杀虫、预防服药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情况;禁止串门聊天或游戏娱乐打牌;在有关机构采取医学措施时,您有义务予以配合,不得阻碍应急处理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拒绝配合或阻碍的,将由公安机关依法协助强制执行或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予以处罚。

        《告知书》的落款是成都市甲型H1N1流感防控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

        “我觉得政府为我们这些被隔离者想得非常周到。食宿免费、工资照发、个人资料保密,相当于带薪度假,我们应当严格遵守《告知书》的要求,应尽义务保证做到。”李先生说。

        “祝愿我们自己平安”

        李先生还在其“隔离日志”中写道:“不知道在医学观察期满未发现异常,宣布解除医学观察后,我是否有权不离开酒店?”

        午饭后第二次自测体温,37℃,比早上高了点。通过电话,李先生把体温情况告知了疾控中心。

        “帅哥咋的,热啊?”一位女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说。

        “中午刚吃过饭,应该没事吧?”李先生回答。

        “有没咳嗽?有没喉咙痛?”女声稍微缓和地问道。

        “没有。”

        “那你就放心吧,没事的,继续观察吧。”

        因为下飞机后曾在家里住了两个晚上,所以李先生家其余四口人也全部被在家隔离观察。“我儿子得知可以在家呆着时,那个高兴啊,欢呼着说终于可以不上学、不做作业了,一点儿也体谅不到我们做父母的心。”李先生说。

        “晚餐分量很足,三两米饭、青笋烧鸭(或是鸡,没吃出来)、碎肉豇豆、素炒土豆丝、一根香蕉、一个梨。胃口不是太好,只吃了一半,不过胃口不好和生理没有关系。”

        “晚上9时左右,有夜宵送到,一盒牛奶(250ml伊利纯奶)、一包饼干(150克奥利奥夹心巧克力)、一袋豆腐干(麻辣的,95克)、一盒方便面(康师傅,面饼+配料125克)。”

        “晚上11时,自己测量体温,36.5(摄氏)度,谢天谢地!”

        据报道,乘坐5月9日川航3U8882航班的所有乘客共149名均被追踪到。其中,四川省内隔离治疗1人,医学观察133人,省外医学观察15人,所有被隔离的接触者未发现异常情况。

        “估计有部分出了成都的人被就地隔离了,也就是说,我大概有80至90位邻居,昨天我还跟其中一位8325房间的朋友通了电话,祝愿我们自己平安!”

        

    查看所有评论发表留言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更多>>论坛热帖